戏曲吧

把传统戏曲做出标识度,台湾国光剧团是怎么做的?


上周末,台湾国光剧团在上海大剧院一连带来两 场实验京昆文学剧场《天上人间 李后主》和《十八罗汉图》,全新的呈现方式让不少观众感叹颠覆了传统戏曲的观剧体验。昨天 ,国光剧团又在大剧院开了研讨会,听取大陆专家对国光的建议和意见。近年,国光创造出了一部部风格突出而又统一的戏曲作品,这种标识度的打造有不少可取之处,同样值得大陆的戏曲院团所借鉴。

图说:国光剧团《十八罗汉图》 齐琦 摄

 

趋同之下更需创新


回想上世纪上半叶至中叶,京剧受各地人文水土滋养所衍生出的艺术流派和表演风格各具特色,“南麒北马关外唐”的说法便是最好的印证。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罗怀臻在研讨会上提到,如今的戏曲演出有一种趋同化的倾向,好像就只剩下三“台”戏——传统折子戏、新编历史戏和戏曲现代戏。江苏省昆剧院国家一级编剧张弘也认为,很多戏曲演出里看不到导演、剧作家和有个性的演员表演,更不要说流派。

从这一点来看,国光突出的审美取向和个性化的发展得到了专家的一致认可。可能再强势的戏曲演员来到国光,也不会把原来的表演风格带过去,而是会适应、融入国光的创作氛围去。这让没看过国光作品的人不禁想问,国光标榜的“京昆新美学”究竟如何?此次上演的两部作品让人得以管中窥豹。

图说:国光剧团《十八罗汉图》 齐琦 摄

 

打造京昆新美学


国光剧团虽为京剧院团,演员们却大多受过昆曲训练,尤其两部剧的主演温宇航本就是昆曲小生出身。国光艺术总监兼编剧王安祈便为演员们量身定制了京昆双奏的剧本,演员们在舞台上自如切换京昆板腔或曲牌,且能与戏剧主轴相呼应。对于不懂戏的观众来讲,他可能并不会为了腔飚得高、水袖翻得好这样的技艺鼓掌,却会因为人物塑造得好和深刻的精神内核而鼓掌。无怪乎罗怀臻评价:“看国光的戏,我们没有对名角儿的期待,因为看完了每个演员都成了我们心中的角儿。”

除了对戏曲本体的诠释之外,国光在舞台呈现上做出的尝试也令人惊艳。国光剧团团长张育华表示,国光强调的是回归戏曲的表演哲学,舞台均以简约写意为主,很多道具都是一物多用,而且会配合演员的表演来进行转化。《天上人间 李后主》以李煜的诗词入戏,借天水碧、烧槽琵琶、熏香玉炉、霓裳羽衣曲谱等雅物,以及后世知音月娘这一角色,串联起当代观众和李煜情感的桥梁。《十八罗汉图》中的真与假、男与女、尘世与清庵,皆在一副残损画作“十八罗汉图”的修复故事中探入了人性幽微处。灯光区隔了修复古画时的昼夜时空,纱幕以黑白投影出大雨滂沱与挥毫泼墨,万千变化,都在这一方舞台之间。

图说:国光剧团 《天上人间   李后主》 齐琦 摄

 

合力探索戏曲未来


在传统戏曲越来越小众的台湾,国光剧团有些步履维艰,一方面是受到有关部门的资助愈来愈有限,另一方面则是人才的缺乏。京剧名旦、《十八罗汉图》的主演魏海敏提到,如今像她这样的演员,要在台湾演传统戏,越来越成为一个奢望。因为传统戏里光有一个主角是不够的,给她配戏的二路、三路也都要非常出彩才行。让年轻演员多学几出老戏,成了国光的当务之急。这也导致在国光,每个人都可以做其他人的配角,每个人都愿意演群戏,“国光是我们每一个人的,像我和文武老生唐文华就经常互为配角,而且无论角色大小每一个人都很认真,这真的是国光精神”。这不仅给了编剧很大的创作空间,也让国光出品的剧目品质更加有保证。

除了团长,国光的另一个核心人物王安祈也是塑造国光品牌的重要推手。她不仅是编剧,还兼任国光的艺术总监——这一常常在西方交响乐团中常见的职位。在团长和艺术总监的双重把关下,国家一级编剧罗周看完戏后有这样的强烈感受:整个剧团从演员、舞美、艺术总监、编剧,大家都在向同一个方向努力探索,非常难能可贵。

对于此次两场演出打出的“京昆未来式”标语,或许有人会不解,什么是未来式?国光知道未来戏曲是什么样吗?张育华有她的回应:“其实戏曲的未来什么样,我也不知道,但为此进行一些必要的先锋探索,却是国光一直在努力的方向。”(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)






打赏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